脑肿瘤肿瘤治疗

妇科肿瘤标志物检查


彭洋现在哪里就诊 https://m-mip.39.net/czk/mipso_9216460.html

肿瘤标志物(tumormarker)是肿瘤细胞异常表达所产生的蛋白抗原或生物活性物质,可在肿瘤患者的组织、血液或体液及排泄物中检测出,有助于肿瘤诊断鉴别诊断及监测。

肿瘤相关抗原及胚胎抗原

(一)癌抗原

[检测方法及正常值]

癌抗原(cancerantigen,CA)检测方法多选用放射免疫测定方法(RIA)和酶联免疫法(ELISA),可使用标准试剂盒。常用血清检测阈值为35U/ml。

[临床意义]

CA在胚胎时期的体腔上皮及羊膜有阳性表达,一般表达水平低并且有一定的时限。在多数卵巢浆液性腺癌表达阳性,-般阳性准确率可达80%以上。CA是目前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卵巢上皮性肿瘤标志物,在临床上广泛应用于鉴别诊断盆腔肿块,检测治疗后病情进展以及判断预后等。特别在监测疗效相当敏感。有效的手术切除及成功的化疗后,血浆CA水平明显下降,持续的血浆CA高水平预示术后肿瘤残留、肿瘤复发或恶化。CA水平高低可反映肿瘤大小,但血浆CA降至正常水平却不能排除直径小于1em的肿瘤存在。血浆CA的水平在治疗后明显下降者,如在治疗开始后CA下降30%,或在3个月内CA下降至正常值,则可视为有效。若经治疗后CA水平持续升高或一度降至正常水平随后再次升高,复发转移几率明显上升。一般认为,持续CA35U/ml,在2~4个月内肿瘤复发危险性最大,复发率可达92.3%,即使在二次探查时未能发现肿瘤,很可能在腹膜后淋巴结群和腹股沟淋巴结已有转移。

CA对子宫颈腺癌及子宫内膜癌的诊断也有一定敏感性,对原发性腺癌,其敏感度为40%~60%,而对腺癌的复发诊断敏感性达60%~80%。CA的测定值还与子宫内膜癌的分期有关,当CA40U/ml时,有90%可能肿瘤已侵及子宫浆肌层。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血CA水平增高,但很少超过U/ml。

(二)NB/70K

[检测方法及正常值]

NB/70K测定多选用单克隆抗体RIA法,正常血清检测阈值为50AU/ml。

[临床意义]

NB/70K是用人卵巢癌相关抗原制备出的单克隆抗体,对卵巢上皮性肿瘤敏感性达70%。早期卵巢癌患者50%血中可检出阳性。实验证明,NB/70K与CA的抗原决定簇不同,NB/70K对黏液性腺瘤也可表达阳性,因此在临床应用中可互补检测,提高肿瘤检出率,特别对卵巢癌患者早期诊断有益。

(三)糖链抗原19-9

[检测方法及正常值]

糖链抗原19-9(carbohydrateantigen19-9,CA19-9)测定方法有单抗或双抗RIA法,血清正常值为37U/ml。

[临床意义]

CA19-9是由直肠癌细胞系相关抗原制备的单克隆抗体,除对消化道肿瘤如胰腺癌、结直肠癌、胃癌及肝癌有标记作用外,对卵巢上皮性肿瘤也有约50%的阳性表达,卵巢黏液性腺癌阳性表达率可达76%,而浆液性肿瘤则为27%。子宫内膜癌及子宫颈管腺癌也可阳性。

(四)甲胎蛋白

[检测方法及正常值]

甲胎蛋白(AFP)是由胚胎肝细胞及卵黄囊产生的一种糖蛋白,通常应用RIA或ELISA检测,血清正常值为20μg/L。

[临床意义]

AFP是属于胚胎期的蛋白产物,但在出生后部分器官恶性病变时可以恢复合成AFP的能力,如肝癌细胞和卵巢的生殖细胞肿瘤都可有分泌AFP的能力。在卵巢生殖细胞肿瘤中,相当的一部分类型肿瘤AFP水平明显升高。例如卵黄囊瘤(内胚窦瘤)是原始生殖细胞向卵黄囊分化形成的一种肿瘤,其血浆AFP水平常μg/L,卵巢胚胎性癌和未成熟畸胎瘤血浆AFP水平也可升高,部分也可μg/L。.上述肿瘤患者经手术及化疗后,血浆AFP可转阴或消失,若AFP持续一年保持阴性,患者在长期临床观察中多无复发;若AFP升高,即使临床上无症状,也可能有隐性复发或转移,应严密随访,及时治疗。因此,AFP对卵巢恶性生殖细胞肿瘤尤其是内胚窦瘤的诊断及监视有较高价值。

(五)癌胚抗原

[检测方法及正常值]

癌胚抗原(CEA)检测方法多采用RIA和ELISA。血浆正常阈值因测定方法不同而有出入,一般不超过2.5μg/L。在测定时应设定正常曲线,-般认为,当CEA5μg/L.可视为异常。

[临床意义]

CEA属于一种肿瘤胚胎抗原,属糖蛋白,胎儿胃肠道及胰腺、肝脏有合成CEA的能力,出生后血浆中含量甚微。多种妇科恶性肿瘤如子宫颈癌、子宫内膜癌.卵巢上皮性癌、阴道癌及外阴癌等均可表达阳性,因此CEA对肿瘤类别无特异性标记功能。在妇科恶性肿瘤中,卵巢黏液性腺癌CEA阳性率最高,其次为Brenner瘤,子宫内膜样癌及透明细胞癌也有相当CEA表达水平;浆液性肿瘤阳性率相对较低。肿瘤的恶性程度不同,其CEA阳性率也不同。实验室检测结果,卵巢黏液性良性肿瘤CEA阳性率为15%,交界性肿瘤为80%,而恶性肿瘤可为%。50%的卵巢癌患者血浆CEA水平持续升高,尤其黏液性低分化癌最为明显。血浆水平持续升高的患者常发展为复发性卵巢肿瘤,且生存时间短。借助CEA测定手段,动态监测跟踪各种妇科肿瘤的病情变化和观察治疗效果有较高临床价值。

(六)鳞状细胞癌抗原

[检测方法和正常值]

鳞状细胞癌抗原(SCCA)通用的测定方法为RIA和ELISA,也可采用化学发光方法.其敏感度明显提高。血浆SCCA正常阈值为1.5μg/L。

[临床意义]

SCCA是从子宫颈鳞状上皮细胞癌分离制备得到的一种肿瘤糖蛋白相关抗原,其分子量为。SCCA对绝大多数鳞状上皮细胞癌均有较高特异性。70%以上的子宫颈鳞癌患者血浆SCCA升高,而子宫颈腺癌仅有15%左右升高,对外阴及阴道鳞状上皮细胞癌敏感性为40%~50%。SCCA的血浆水平与子宫颈鳞癌患者的病情进展及临床分期有关,若肿瘤明显侵及淋巴结,SCCA明显升高。当患者接受彻底治疗痊愈后,SCCA水平持续下降。SCCA还可作为子宫颈癌患者疗效评定的指标之--,当化疗后SCCA持续上升,提示对此化疗方案不敏感,应更换化疗方案或改用其他治疗方法。SCCA对复发癌的预示敏感性可达65%~85%,而且在影像学方法确定前3个月,SCCA水平就开始持续升高。因此,ScCA对肿瘤患者有判断预后、监测病情发展的作用。

(七)人睾丸分泌蛋白4

人睾丸分泌蛋白4(HE4)可使用标准试剂盒。常用血清检测阈值为pmol/L。

[临床意义]

HE4是继CA之后被高度认可的又一上皮性卵巢癌肿瘤标志物。HE4在正常卵巢表面上皮中是不表达的,而在浆液性卵巢癌和子宫内膜样卵巢癌中明显高表达。研究表明,93%的浆液性卵巢癌和%的子宫内膜样卵巢癌组织中均有HE4的表达。因此,HE4联合CA在上皮性卵巢癌的早期诊断、病情监测和术后复发监测中及与良性肿瘤的鉴别诊断中显示出优越的临床价值。HE4对子宫内膜癌的诊断也有--定的敏感性。HE4的测定值还与子宫内膜癌的分期、分化程度等密切相关。

雌激素受体与孕激素受体

[检测方法及正常值]

雌激素受体(ER)与孕激素受体(PR)多采用单克隆抗体组织化学染色定性测定,若从细胞或组织匀浆进行测定.则定量参考阈值ER为20pmo/ml,PR为50pmol/ml。

[临床意义]

ER和PR存在于激素的靶细胞表面,能与相应激素发生特异性结合,进而产生特异性生理或病理效应。激素与受体的结合有专一性强、亲和力高和结合容量低等特点。ER和PR主要分布于子宫、子宫颈、阴道及乳腺等靶器官。实验研究表明,ER、PR在大量激素的作用下可影响妇科肿瘤的发生和发展。一般认为,雌激素有刺激ER、PR合成的作用,而孕激素则有抑制ER合成,并间接抑制PR合成的作用。多数作者报道,ER阳性率在卵巢恶性肿瘤中明显高于正常卵巢组织及良性肿瘤,而PR则相反,说明卵巢癌的发生与雌激素的过度刺激有关,导致其相应的ER过度表达。不同分化的恶性肿瘤其ER、PR的阳性率也不同。卵巢恶性肿瘤随着分化程度的降低,PR阳性率也随之降低;同样,子宫内膜癌和子宫颈癌ER、PR阳性率在高分化肿瘤中阳性率明显较高。此外有证据表明,受体阳性患者生存时间明显较受体阴性者长。ER受体在子宫内膜癌的研究较多。有资料表明约48%子宫内膜癌患者组织标本中可同时检出ER和PR,31%患者ER和PR均为阴性,7%只检出ER,14%只检出PR。这些差异提示ER和PR在不同患者中的表达有很大变化,这种变化对子宫内膜癌的发展及转归有较大影响,特别是对指导应用激素治疗具有确定价值。

妇科肿瘤相关的癌基因和肿瘤抑制基因

1.Myc基因Myc基因属于原癌基因,其核苷酸编码含有DNA结合蛋白的基因组分,参与细胞增殖、分化及凋亡的调控,特别在细胞周期G。期过渡到G期的调控过程,所以认为Mye基因是细胞周期的正性调节基因。Myec基因的改变往往是扩增或重排所致。在卵巢恶性肿瘤、子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等妇科恶性肿瘤可发现有Mye基因的异常表达。Mye基因的过度表达在卵巢肿瘤患者中约占20%,多发生在浆液性肿瘤。而30%的子宫颈癌有Mye基因过度表达。表达量可高于正常2~40倍。Myc基因的异常扩增意味着患者预后极差。

2.ras基因作为原癌基因类的ras基因家族(N-ras、K-ras和H-ras)对某些动物和人类恶性肿瘤的发生、发展起重要作用。在子宫颈癌患者中均可发现有3种ras基因的异常突变;子宫内膜癌仅发现K-ras基因突变;而部分卵巢癌患者可有K-ras和N-ras的突变,但至今未发现与H-ras基因突变有关联。有研究表明约20%~35.5%卵巢恶性肿瘤有K-ras基因的突变,其中多见于浆液性肿瘤,K-ras的过度表达往往提示病情已进人晚期或有淋巴结转移。因此认为K-ras可以作为判断卵巢恶性肿瘤患者预后的指标之一。子宫颈癌ras基因异常发生率为40%~%不等,在ras基因异常的子宫颈癌患者中,70%患者同时伴有Mye基因的扩增或过度表达。提示这两种基因共同影响子宫颈癌的预后。

3.C-erbB2基因C-erbB2基因也称neu或HER2基因,其核苷酸编码含有kD膜转运糖蛋白。卵巢癌和子宫内膜癌的发生也与C-erbB2密切相关。据报道,约20%~30%的卵巢肿瘤患者有C-erbB2基因的异常表达,并预示预后不佳;10%~20%子宫内膜癌患者过度表达C-erbB2。一些初步研究表明,C-erbB2的过度表达与不良预后相关。通过组织化学方法可较容易地检测到细胞及其间质中C-erbB2阳性蛋白抗原。

4.P53基因P53是研究最为广泛的人类肿瘤抑制基因。P53基因全长20Kb,位于17号染色体短臂。P53蛋白与DNA多聚酶结合,可使复制起始复合物失活,此外,P53蛋白含有一段转录活性氨基酸残基,可将肿瘤的抑制效应通过激活其他抑制基因得以表现。P53基因的异常包括点突变、等位片段丢失、重排及缺乏等方式。这些变化使其丧失与DNA多聚酶结合的能力,当DNA受损后,由于P53缺陷,使细胞不能从过度复制状态解脱出来,更不能得以修复改变.进而导致恶性肿瘤细胞过度增殖。50%卵巢恶性肿瘤有P53基因的缺陷,在各期卵巢恶性肿瘤中均发现有P53异常突变,这种突变在晚期患者中远远高于早期患者,提示预后不良。已知P53与细胞DNA损伤修复及导向凋亡有关。当HPVs基因产物E6与P53蛋白结合后能使后者迅速失活,这在病毒类癌基因表达的子宫颈癌尤为明显。在子宫内膜癌患者中,20%样本有P53的过度表达。P53突变导致该基因的过度表达,这种异常过度表达往往与子宫内膜癌临床分期、组织分级、肌层侵蚀度密切相关。

5.其他肿瘤抑制基因另一种肿瘤抑制基因nm23主要针对肿瘤转移,也称肿瘤转移抑制基因,其基因产物为核苷酸二磷酸激酶(NDPK)。NDPK通过信号转导,影响微管的组合和去组合,并且通过影响G蛋白的信号传递,最终控制细胞增殖和蛋白结合GDP的磷酸化过程。nm23的表达水平与卵巢恶性肿瘤的转移侵蚀性密切相关,为负相关关系。C-erbB2基因过度表达可使nm23基因失活,nm23表达受抑制的结果则伴随卵巢癌淋巴结转移和远处转移。

内容来自第八版教材,图片和视频来自网络,如有侵权,本站将在规定时间内给予删除!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sirenqy.com/xlyy/9009.html


当前时间: